当前位置:首页-文化交流-理论园地-理论研讨
 
新当选的侨联主席的心里话
作者: 张利君  来源:江北区侨联主席   发布时间:2017-04-10  
保护视力色: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文字显示:          
 

    在刚刚召开的江北区第七次归侨侨眷代表大会上,经过组织提名,并经全体代表、委员选举,我荣幸的当选为新一届的侨联主席,在万分激动的同时,我还有些许的惶恐。

    是的,是“惶恐”。

    其实主席一职对我而言并不算新鲜。到江北区委统战部之前,我在江北区妇联工作,担任妇联主席一职已将近八年。虽然最初被提名为妇联主席时,也有些忐忑,因为要当全区十几万妇女的领头人,自觉是愧不敢当,但是转而一想,只要我用实际行动,多为江北女同胞的全面发展和权益维护着想,应该还是能勉为其难吧,因为毕竟我是女性!

    但侨联主席却不一样,虽然我也知道侨联主席可以有侨务工作者担任,但我更愿意相信,一个区域的侨联主席,若有侨的身份,更或者在侨界有一定的影响和地位,会更加名正言顺。但在我的直系亲属中,上下三代都没有侨的影子,所以最初被组织提名为侨联主席时,心中确有不安。于是就有朋友开导我,侨联主席更多的是从工作需要出发,你就安心吧。或许是真的为了让自己能够心安理得些,于是我使劲的想,难道我真的和侨没有一丝丝的关联吗?突然想到我的舅舅一家现在正在美国生活工作,虽然他们都是普普通通的工薪族,更没有什么显赫的身份和地位,但总算有一点点关联了吧,于是就有了些许的宽慰。

    在换届选举的筹备工作进行中,一切都按照既定的模式有条不紊的推进着,但在确定大会选举办法时,出现了些许的分歧。我拿到的选举办法的初稿是在填写选票时,对同意的不作任何符号,不同意的打叉,弃权的打三角。工作人员的解释是,这样的好处显而易见,可以保证全体候选人都能高票甚至满票当选。因为揣磨一般人的心理,谁愿意在主席台众目睽睽之下,在旁边人余光的注视下,拿起笔划写啊。因为你一旦拿起笔,就意味着你对这份候选人名单有不同意见,对其中的某些人要么是弃权,要么是反对,票数统计出来以后,就能大概猜测出谁对谁有不同的意见。工作人员继续解释,这样的选举办法还有其他的好处,比如节约了填写选票的时间,节约了统计票数的时间,而且更关键的是这不是我们江北侨联换届首创,在其他地区类似的选举中,很多地方都用了这种划写选票的方式。

    但是我却不这么认为。我们的选举已经是有限的民主了,虽然这份候选人名单在正式选举之前,经过了各个乡镇街道的推荐和协商,经过了组织部、统战部的商讨,而且也经过了主席团第一次会议的提名和全体代表的表决,但这份名单体现更多的依然是组织的意图。如果在正式选举的时候连让代表们拿起笔,在选票上郑重的表达自己最真实意愿的权利都没有,这还是真的选举吗?或许因此我不能高票当选,但是只要是当选,那最起码是经过了大多数代表郑重的填写,承载着他们愿意委托的一份信任,以及他们愿意给予的一份支持。于是在我的一再坚持下,确定了选举大会最关键的核心是,让每一个代表都能拿起笔郑重的填写。

    在正式选举时,面对鲜红的选票,我格外认真的看了一眼我自己的名字,然后在上方的空格内郑重地打上了钩。我知道这个钩既是对自己过往以及现在的肯定,也是对自己未来的期许;是对组织的一份郑重的保证,更是对全体代表以及全区侨界群众的一份庄严的承诺。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在接下来的委员、常委、主席选举过程中,我都以全票当选。我当然清楚的知道,所有选票中的钩不仅仅是打给我的,他们首先是信任组织用人的眼光,进而愿意相信我能够担任起这份重任,于是才会决定给我投赞成票。

    我知道最理想的工作状态是“先承其重”,“再带其冠”,但我现在是“先带其冠”,“再承其重”。既然组织委以信任并提名了我,既然全体代表、委员都为我投了赞成票,既然我现在已经戴上了侨联主席这顶“冠”,那么我就要用更积极的心态去面对在侨联主席这一职位上因为没有鲜明的侨的身份这一先天不足,用更努力的工作、更周到的服务、更创新的举措来后天弥补。希望若干时间以后,有更多的人由衷的说一句:你尽了侨联主席应尽的义务和职责,像个侨联主席;又或者说:侨联主席应该就是你这个样子。

    我衷心期待着这样的自己能够早日到来!

 

【打印】【关闭】